推進多邊主義基礎上的全球治理變革

發佈時間:2020-11-19 09:05:14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醜則靜  |  責任編輯:申罡

近期,習近平主席在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二次會晤、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二十次會議等國際場合,多次提出要“堅持多邊主義”“完善全球治理”“維護世界和平穩定”,這些高頻詞充分體現了中國的全球治理主張。在多邊主義基礎上推進全球治理變革,已成為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中國思路”與“中國方案”。


以多邊主義國際制度,凝聚多邊合力,為人類社會提供更好的治理,是戰後國際關係良性運轉的經驗總結與歷史啓示。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期,各國貿易戰、貨幣戰爭奪激烈,讓世界經濟雪上加霜。但2008年金融危機後,二十國集團被迅速確立為全球經濟治理的首要平台,有效推動各國合作,使世界經濟在較短時間內企穩復甦。國際制度一旦建立,伴隨着自身規則、制度的探索完善,將作為國際關係領域的一種“自在結構”而存在,在對國家權力行使形成一定限制的同時,還會在客觀上促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總體相向而行的合作態勢。


當今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參與全球治理的能力與意願降低,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呼籲並積極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全球治理體系正經歷深刻變革。新冠肺炎疫情作為人類在過去70多年來面臨的最大考驗之一,在直接威脅各國公共衞生安全的同時,還重創全球經濟,導致國際形勢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上升。但部分國家的單邊主義和民族主義做法,極大地制約了公共衞生、經濟等領域全球治理機制作用的發揮,甚至使處於轉型變革期的全球治理體系大有陷入無序混亂的風險。多邊主義的基礎發生動搖,已成為現行全球治理體系面臨的最大威脅和挑戰。


當前,美國等西方國家忽視廣大發展中國家因國際權力結構變化而要求更平等制度地位與話語權的努力,全球治理體系的制度性改革長期遲滯。加之,民粹主義等社會思潮在西方發達國家出現並迅速蔓延,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利益受損羣體所要求的減少對全球、地區事務的領導與參與,開始具有了現實的政治影響。在“美國優先”等具有明確保護主義、民族主義色彩的政策衝擊之下,具有全球治理公共產品屬性的多邊主義制度安排,面臨供給不足、功能弱化、資金短缺、爭議不斷等一系列問題。


人類社會已經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今天人類的抉擇將會影響未來的歷史。面對各種全球性威脅和挑戰,國際社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團結合作,更需要推進在多邊主義基礎上的全球治理變革,增進世界各國人民福祉。無論是在現行全球治理體系內推動存量改革,還是積極探索增量創新,都應堅持走多邊主義道路。近年來,中國創造性地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持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發起創辦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等新型多邊金融機制,提高國際公共產品供給。中國無意爭奪世界霸權,前述努力既是立己達人、互惠共贏的舉措,也是順應在多邊主義基礎上推進全球治理改革的必需。


着眼未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首先應更好地與國際格局演化相適應,充分調動多元主體參與全球治理的積極性。全球治理興起於20世紀90年代,背靠的是一個非常不均衡的“一超多強”格局,因此形成西方佔主導的、事實上的“半球治理”模式。但隨着中國、印度等國國力顯著提升,歐盟和日本實力相對下降,對美國離心傾向日益增強,力量對比更趨均衡、政策制定更趨獨立的多極格局逐步確立。加之傳統大國“多極”之外的非極力量,不僅行為體類型漸趨多元,能夠享有和行使權力的領域、作用與影響力也進一步凸顯,現行全球治理體系的內在結構失衡與不公正問題日漸突出。全球治理轉型應體現國際權力結構變化,切實改變全球治理機制下長期存在的代表性、合法性不足等問題,使世界各國無論大小、強弱,都能在多邊主義制度框架下,為解決所面臨的全球性問題平等協商合作。


其次,應繼續加強在全球、地區層面的制度化改革與創新,完善國際公共產品供給體系,推動全球性問題解決。二戰後,人類開啓了有史以來最具雄心的國際制度建設進程。目前廣泛存在於政治、經濟等多領域的國際制度框架,既作為現行全球治理的制度基石,也是繼續堅持多邊主義、推進全球治理變革的重要抓手。世界正變得越來越複雜,應對氣候變化、打擊恐怖主義、防範公共衞生風險等全球治理議題興起,與原有的國際、地區熱點問題交織,在相當大程度上增加了世界各國間的博弈頻次與治理難度。越來越多的國家意識到,在關涉全人類福祉和前途命運的挑戰面前,國家之間的利益矛盾應該被超越,各國關係和利益只能以制度和規則加以協調,努力擴大各國共同利益匯合點。唯其如此,方能共同創造世界更加美好的未來。


(作者:醜則靜,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政治系教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