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期
2020-11-19

【四方集運客服】中國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特邀專家:胡麒牧 中鋼經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


編者按:從2020年初延續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疫情讓本就呈下行趨勢的全球經濟雪上加霜,雖然中國率先控制住了疫情,各項經濟指標也逐漸恢復正增長,但在疫情和世界經濟衰退兩方面的嚴重衝擊下,要完成全年經濟目標任務,仍需付出艱辛努力。中國網《見智》欄目推出“中國經濟洞察”特別策劃,見證疫情下中國經濟如何應對挑戰,撥雲見日。


10月29日,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發佈。全會提出了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目標提到,2035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這意味着未來15年,中國人均GDP要達到發達國家的50%左右。


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究竟是什麼樣的水平?有關中等發達國家,國際上實際上並沒有標準的定義。最早見於小平同志提到的“三步走”的戰略。按照小平同志當時提出的關於四千美元的人均GDP的表述,以及當時世界銀行的劃分標準,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範圍大約是發展中國家中相對比較高的水平,它的上限可能是高收入國家中的較低水平,就是在這個範圍內。


我們能不能實現這個目標?這就引出來另外一個話題,那就是我們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銀行提出的,它是指一個國家發展到中等收入階段以後,很少有能夠變成高收入國家的,絕大部分國家陷入了經濟增長的停滯期,它既無法在人力成本方面跟低收入國家競爭,也沒有辦法在尖端技術研製方面跟富裕國家競爭,與此同時,它的社會問題也在不斷地突顯。從歷史經驗來看,除了日本、韓國、以色列、新加坡等這些國家,成功躋身發達國家行列,像拉美、東南亞這些國家,它都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至今依然存在大量的經濟社會問題,它的經濟發展動力也不足。所以我們就得分析一下,拉美、東南亞國家為什麼沒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國又有什麼優勢和舉措,能夠保障我們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最終實現2035年遠景目標,變成一箇中等發達國家。我們總結這些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原因,發現主要有幾方面:


第一,過於依賴國際市場的需求。外部環境發生變化的時,對本國經濟衝擊巨大。


第二,沒有克服技術創新瓶頸,隨着低成本優勢減弱,它在低端市場難以和低收入國家競爭,但是中高端市場受到技術水平的制約,難以跟高收入國家抗衡。


第三,對發展公平性上重視不夠,國內貧富分化嚴重。導致中低收入居民消費嚴重不足,消費需求對於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減弱,社會嚴重分化引發了激烈的社會動盪。


第四,宏觀經濟政策出現偏差,政府作用極度被削弱了。宏觀調控體系缺乏系統性,政策不穩定,過度依賴負債發展。


第五,體制變革嚴重滯後,腐敗現象非常嚴重。


對比這些因素,我們中國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首先對於外需,我們依託國內巨大的市場空間提出了雙循環發展戰略,把我們發展的立足點放在了國內市場。對於這種技術創新我們提出要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並且正在把我們增長動力從資源要素驅動轉變為創新驅動,而且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數字經濟的發展,就能有深入的體會。


對於發展的公平,我們一方面通過扶貧攻堅,堅決消滅了絕對貧困人口。另一方面擴大中等收入羣體,統籌城鄉區域的發展。我們擺脱了對投資和外貿的過度依賴,消費已經多年來成為經濟增長的最大拉動因素。對於宏觀調控,我們已經形成了中國特色的宏觀調控機制,強調精準、逆週期和政策的穩定性。另外我們在過去幾年實施金融去槓桿,對宏觀槓桿率做出了嚴格的控制。另外我們深化改革,加強黨建,鐵腕反腐,加強社會治理,把一些可能激化的社會矛盾得到了有效的化解。通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我們決策層對於中國國情的把握,對於拉美、東南亞經驗教訓認識是深刻的,我們不會重複走他們的老路,我相信我們一定會順利實現我們的遠景目標,躋身中等發達國家行列。


責編:蔣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