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RCEP體現了東亞對於多邊主義貿易制度的支持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周晉竹 丨 時間:2020-11-19 丨 責編:樂水

周晉竹 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副主任、副研究員

2020年11月15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結束了長達八年的談判,正式簽署協議。至此,涵蓋全球29.7%的人口、28.9%的GDP、世界上最大的區域貿易安排啓航。

東亞地區終於具備了可以抗衡北美和歐盟的制度性安排

在以全球價值鏈為主要表現形式的國際生產分工體系下,全球形成了三大主要的區域性生產網絡:一是以美國為首的北美生產網絡,二是以德法為首的歐洲生產網絡,三是以中日韓為首的東亞生產網絡。一直以來,北美生產網絡的統籌安排過去有《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現在有《美加墨協定》(USMCA);歐洲有區域一體化程度更深的歐盟;而東亞則是長期處於僅有成熟的、深度交融的生產網絡,卻無緊密的一體化制度性安排的失衡狀態,無論是從貿易往來的制度性成本還是從國際貿易規則的話語權角度來説,東亞都無法和北美、歐洲抗衡。

RCEP的正式簽署,結束了東亞地區“活躍的區域內貿易”與“制度安排長期空白”的失衡狀態。東亞地區從2004年起就有過各種區域貿易安排的制度設想,其中以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和RCEP最為切實。從RCEP開始談判的2013年起,關於TPP與RCEP孰優孰劣的爭論就未停止過。一邊是代表着亞太軌道的TPP,以“高質量、嚴要求、寬覆蓋”為特點,寄希望於顛覆以往的國際貿易規則,防止發達經濟體投資外流,要創建“21世紀新型的貿易規則”,規範新興經濟體參與國際競爭的方式;另一邊是代表着東亞軌道的RCEP,旨在建立“現代、全面、高質量、互惠”的國際經貿新標準,並考慮參加國的特殊情況,以“同時推進”為原則,對於不同發展階段的國家給予特殊的、差別化的安排,同時強調技術支持與能力建設的重要性。結果顯而易見,美國退出TPP,替代方案是在日本的推動下建立了CPTPP;RCEP則在傳統貿易規則的基礎上,達成了更為全面、更高質量的協議。未來RCEP正式實施後將降低貿易、投資壁壘,以及成員間經貿往來的制度性成本,有助於形成東亞地區的經貿合力。

RCEP為建立統一大市場提供製度性保障

RCEP的建立同時具備生產基礎和市場基礎。現有的15個RCEP成員之間經貿投資往來頻繁,尤其是中國、日本、韓國、東盟共同處於東亞生產網絡當中,生產協作緊密;15個成員經濟發展水平多元,經濟結構互補,既有澳大利亞、新西蘭這種資源型發達國家,又有日本這種世界領先的工業大國,也有緬甸、越南這種適宜發展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的不發達國家,還有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多元化的成員結構意味着區域內資源要素、資本要素、技術要素、勞動力要素齊全,RCEP的抗風險能力與穩定性會更好。

RCEP的制度性基礎也較為紮實。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五個成員均與東盟(ASEAN)簽有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形成了以東盟為中心的“輪輻”效應。RCEP的簽訂,等於是在已經實施多年的多個FTA基礎上,在中日和日韓之間建立了新的自貿夥伴關係,進一步打通了15個成員之間的貿易投資壁壘,形成了統一的區域性大市場,而且是由22.7億人口、26萬億美元GDP、5.2萬億美元出口總額組建的超大規模一體化市場。這將對我國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形成最有力的推動作用。同時,我國日益成長的國內市場,也將為區域內其他成員帶來更大的市場機遇。

RCEP為區域內供應鏈優化佈局打下基礎

RCEP最大的優勢之一,是整合了區域內貿易投資規則,有效地降低了因過多的原產地規則相互交叉而形成的“意大利麪碗”效應。RCEP採用區域累積的原產地規則,即產品原產地價值成分可在15個成員國構成的區域內進行累積,來自RCEP任何一方的價值成分都會被考慮在內,充分享受RCEP優惠税率,提高協定利用率。

RCEP在服務貿易和投資方面的約束水平都非常高。15個成員在RCEP所做出的服務貿易承諾均高於原有的“10+1”自貿協定水平。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加坡、文萊、馬來西亞、印尼等7個成員採用負面清單方式承諾,我國等其餘8個成員採用正面清單承諾,並將於協定生效後6年內轉化為負面清單。我國服務貿易開放承諾達到了已有自貿協定的最高水平,開放的服務部門數量在我國入世承諾約100個部門的基礎上,新增了研發、管理諮詢、製造業相關服務、空運等22個部門,並提高了金融、法律、建築、海運等37個部門的承諾水平。15個成員均採用負面清單的方式對製造業、農業、林業、漁業、採礦業5個非服務業領域投資作出較高水平開放承諾,大大提高了各方政策透明度。

RCEP將深化區域產業鏈協作,優化域內價值鏈佈局,加強區域整體的談判要價水平。RCEP在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方面所做出的高水平承諾,使區域內跨國公司有更大的空間根據生產要素稟賦進行產業佈局,降低最終產品的生產成本,將極大地促進區域供應鏈、價值鏈的深度融合和發展。RCEP的建立意味着任何一家區域外企業,只要進入了15個成員中的任何一方,都將在這個大市場內暢通無阻,獲得成倍增長的市場和空間。RCEP的建立直接提升了區域內的投資魅力,有助於強化整個區域的談判能力及對資金的吸引力。

2020年,在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生產的被迫中斷使大家對全球價值鏈的安全性產生了懷疑,人們對國際生產分工體系的要求由過去的“效率優先”,轉向了“安全保障下滿足效率”,在這種考量下,供應鏈結構出現了本地化、近岸化的重構趨勢。RCEP的簽署恰逢其時。在東亞地區構建統一的制度性經貿安排,不僅提振商業信心,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維持區域和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還展現了本區域對開放、包容、基於規則的多邊貿易體制的支持。RCEP還將對推動疫後復甦、維持區域和全球經濟發展穩定發揮重要作用。(責任編輯:樂水)